內容來自hexun新聞

海洋經濟如何釋放活力

內陸與沿海均需放開眼光,投身到海洋經濟的研究與開發中去文/<<中國投資>> 楊海霞廣東省臺山市是傳統的海洋漁業城市,海洋漁業曾經是這裡的優勢產業。但近些年,由於近海過度捕撈以及海洋污染等原因,漁業資源已遭到破壞,近海捕撈業已步入寒冬期。面對漁業的不景氣狀態,很多漁民也選擇瞭轉產轉業,根據臺山海洋與漁業局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5月23日,臺山全市的純漁業總人口為11582人,其中勞動力為6575人,這比前些年的高峰時期下降瞭一半左右。現在,很多漁民正在通過合作社和其他渠道籌集資金準備建造大船進行遠洋漁業生產,然而資金成為最大的障礙。除此,在傳統漁業探索新出路的同時,臺山市寄望於海島旅遊業來振興經濟。不過,這恐怕還遠遠不夠。在這些面臨產業衰落威脅的地區,海洋所蘊含的巨大潛力還沒有被完全看到,而僅僅通過自身的努力維持當地的發展,也顯然不是發展海洋經濟的最終目標。近年來,隨著陸地資源的消耗,海洋被視為地球上“最後的資源寶藏”,各沿海國傢都加強瞭對海洋的開發力度。4月26日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通過瞭《海洋基本計劃》,作為今後5年海洋政策新指南。根據這一基本計劃,“培育壯大海洋經濟”被定位為日本未來新的經濟增長點,具體計劃包括推動海洋資源、能源開發,培育新的海洋技術和海洋經濟領域等。與此前不同的是,該計劃還非常具體地列出瞭日本發展海洋經濟的重點領域,如可燃冰、海上風電、稀土等,並描畫出瞭海洋產業的發展路徑。中國與日本、美國等海洋強國相比,仍是一個海洋意識淡薄的國傢,但隨著陸地資源過度消耗,海洋經濟越來越受到重視。國傢發展改革委副主任杜鷹曾經表示,海洋經濟是未來新的經濟增長點,國傢發展改革委也將該項工作列為重點,2010年起相繼批準瞭5個全國海洋經濟試點:山東、浙江、廣東、福建,天津,並給予瞭政策支持。海洋正在成為熱度不斷提高的投資目的地。國傢發展改革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曹忠祥在接受《中國投資》采訪時表示,海洋經濟是未來經濟的新增長點,從經濟增速來看,雖然近幾年GDP增速出現下滑,但海洋經濟依然保持瞭較高增速,海洋經濟對整體經濟的貢獻率提升明顯。不過,正如臺山市所面臨的挑戰,海洋經濟的經濟引擎作用還有待發揮,他表示,目前從海洋經濟的帶動效應和產業的關聯度來看,海洋產業與陸地產業的關聯度不高,存在海洋經濟總量大但粗放、低端的問題,海洋經濟要想真正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尚有許多工作要做。“發展海洋經濟必須要打開思路。如果僅僅把海洋經濟局限在海岸和近海,局限於漁業海鹽旅遊等這幾個傳統產業,這個戰略就是不全面的”,國傢發展改革委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肖金成在接受《中國投資》采訪時表示,“海洋經濟不應局限於近海地區,內陸省份也應該通過區域合作,研究和開發海洋經濟,同時全國的大中小企業也應該放開眼光,這樣我們才能成為一個海洋大國”。海洋經濟競爭升級據日本媒體報道,日本此次公佈的海洋經濟將海洋能源開發的重點放在“甲烷水合物(俗稱可燃冰)”上,提出將完善開采技術,力爭到2018年度前後實現新一代能源的商業化等。分析指稱,日本通過對海底礦物資源、可燃冰的開發,既可獲取能源資源,又能發展開采平臺、深海挖掘機、采掘船舶等海洋產業,並可率先發展領先的海洋資源開發技術,這些都有利於今後日本企業參與從上遊資源開發到下遊開采機械等的國際海洋產業競爭,也就是說,要把海洋資源、能源開發和新海洋產業與市場培育一體化,從而實現依靠海洋經濟促進日本經濟增長的目的。日本並不是唯一制定海洋經濟新政策的國傢,進入21世紀,隨著海洋新秩序的建立和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發展,沿海國傢紛紛調整瞭過去的海洋政策,發達國傢先後皆將國傢戰略重心轉移至海洋,在這個基礎上,制定瞭從戰略層面到具體實施層面的計劃,並投入大量資金。從海洋大國美國來看,美國海洋戰略的指導思想在於保持其全球海洋利益,包括經濟的、資源的和環境的以及所謂的全球安全利益。前總統小佈什、現任總統奧巴馬先後簽署瞭若幹與海洋相關的總統令,諸多具有權威地位的海洋機構也不斷提交發展海洋、拓展空間的建議報告。美國政府陸續出臺瞭《2000年海洋法案》《21世紀海洋藍圖》《海洋行動計劃》等海洋政策法規,更加積極地參與國際海洋事務和海洋政策的制定,如支持正式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支持建立全球海洋觀測系統(GOOS),確立美國對綜合大洋鉆探計劃(IODP)的領導權,加快開展國際海洋科學研究,以此來維護和鞏固其在全球海洋領域的領導地位。目前,海洋運輸業和濱海旅遊業已成為美國國民經濟發展的兩大驅動力,海岸經濟和海洋經濟分別占到就業率的75%和GDP的51%,成為美國整體經濟重要的組成部分。同處於亞洲的韓國對於海洋的開發戰略也值得關註。早在2004年,韓國就公開發表瞭國傢海洋戰略——《海洋韓國21》,希望“通過藍色革命增強國傢海洋權利”,其中有3個基礎目標,一是提高韓國領海水域的活力;二是開發以知識為基礎的海洋產業;三是堅持海洋資源的可持續開發。其中,韓國還投入巨資來促進高附加值和以知識型為基礎的海洋產業,把對海洋和水產的研究開發投資預算增加到國傢總研究開發預算的10%,達到其他發達國傢的水平。除此,韓國還實施瞭“韓國海洋資助計劃”,以便於資助產業界、學術界和研究機構間的聯合研究開發活動。曹忠祥表示,中國海洋經濟並非這兩年才起步,海洋經濟作為大的經濟單元是改革開放以後,通過沿海地區開放來展開和實施的,早期以港口和對外貿易為主,產業低端門類稀少。上世紀80-90年代之後,大規模的海洋經濟發展開始,一方面帶動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也對近海空間與資源過度開發利用,導致瞭海洋環境不同程度的破壞,盡管如此,海洋經濟的體量仍然小。2000年以來,海洋開發進入瞭新的時代,從十六大到十八大,對於海洋經濟的重視程度不斷提高,2010年開始,廣東省等5個省市獲批成為海洋經濟試點, 2013年1月,國務院批準瞭《國傢海洋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海洋經濟的轉型升級成為發揮海洋潛力的關鍵舉措,同時海洋經濟也被賦予瞭帶動整體經濟增長、實現強國夢的重任。海洋經濟亟待煥發活力“海洋的戰略地位非常突出,過去我們的發展重點在陸地,經濟的高速增長加劇瞭資源的消耗,海洋是我們資源的保障基地”,曹忠祥表示。目前,中國發展所需的能源、礦產資源很多都依靠進口,中國對外原油依存度已達到55%,而中國進口石油的運輸有90%依靠海運,中國已經成為依賴海洋通道的外向型經濟大國。“但中國的海域被島鏈封鎖,戰略回旋空間有限,海上通道單一,主要依托馬六甲海峽,若南沙群島受限,則海上出口就被封死,資源安全面臨重大威脅。海洋是中國走向世界的通道,也是國土的一部分,開發海洋是維護國土權益的手段,隻有這樣才能形成實際占有,才能行使主權”。曹忠祥表示。“另外,從國防安全、地緣政治的形勢來看,美蘇冷戰時期,主要威脅來自於蘇聯、美國、越南;南部來自於臺海、中越關系的緊張和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傢對我國實行的海上封鎖;而現在發生瞭變化,俄羅斯與西部中亞五國的關系向好,但朝鮮半島局勢緊張,與日本發生瞭釣魚島爭端,南部存在與菲律賓、馬來西亞和越南等國的島嶼主權爭端,再加上美國重返亞太,插手南海事務,其地緣威脅主要來自於海洋。所以發展海洋經濟,不僅僅是沿海地區的發展問題,而是要站在國傢戰略上去考慮”。目前,從總量來看,海洋經濟增速平穩,根據《2012年海洋經濟公報》初步核算,2012年全國海洋生產總值50087億元,比上年增長7.9%,海洋生產總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9.6%。從區域來看,環渤海地區作用正在提升,2012年,環渤海地區海洋生產總值18078億元,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為36.1%,比上年提高瞭0.5個百分點;長江三角洲地區海洋生產總值15440億元,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為30.8%,比上年回落瞭1.0個百分點;珠江三角洲地區海洋生產總值10028億元,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的比重為20.0%,比上年回落瞭0.3個百分點。曹忠祥表示,從產業結構來看,傳統海洋產業仍然占海洋經濟的75%以上。北京大學戰略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曉寧在接受《中國投資》采訪時表示,發達國傢的海洋開發方式已由傳統的散兵作戰開發向現代綜合開發轉變,開發海域也向外海推進;而中國的海洋漁業等海洋產業依然停留在低端和傳統的組織形式上,且多停留在近海,海洋經濟的產業升級是發展面臨的最大問題。陸海統籌釋放活力“我們現在一說到海洋,就是沿海省份;一說沿海省份,就是沿海的地市、區縣;一說到沿海地市區縣,就是海岸線,所以海洋經濟最後就成瞭‘海岸線經濟’。這滿足不瞭大規模利用海洋的要求”。肖金成表示。他認為,要從整個國傢的層面,把陸地發展與海洋發展、把陸地資源開發和海洋資源開發利用統一起來,不能就陸地論陸地、就海洋論海洋。目前沿海省份都很重視海洋經濟,編制瞭規劃,但僅沿海省份發展海洋經濟是不夠的,僅沿海的企業開發海洋經濟也是不夠的,應該是全國大中小企業都參與,投入到海洋經濟的研究和開發中,內陸省份和企業也應該有設想,有規劃,不僅局限於近海,還可以參與到遠海、深海的開發中去,如果僅僅把海洋經濟局限在海岸和近海,這個戰略就是不全面的。國傢應該重視,同時企業也應該放開眼光,這樣我們才能成為一個海洋大國。內陸投身海洋經濟的途徑就是區域合作。肖金成表示,全國都可以利用外海和遠洋,都可以使用港口和航道。從區域角度來看,長三角是臨海的,把視野擴展到大長三角、泛長三角,安徽、江西都可以納入到這個區域來,那麼這些地區也是臨海的;環渤海地區,有18個地級市臨海,擴大到區域的概念,那麼包括山西、內蒙等7個省市都是臨海的。同樣,東北作為一個區域,吉林、黑龍江也是臨海的。通過區域合作,這些地區都可以做海洋經濟的文章。從管理部門看,海洋經濟不僅是海洋局一個部門的事,應該有更多的部門介入,都要有規劃,要有投入,要有鼓勵和支持的政策,這樣才能釋放海洋經濟的活力。“統籌陸海發展,就是要把陸地和海洋視為一個整體,一體化的統一開發利用資源,過去我們不重視海洋資源,現在要從海洋獲取財富,需要加強研發,要投入資金和人力,這些投入從哪裡來?統籌的主體是誰?誰來投入?這就要有一個機制,有規劃和政策”。 肖金成表示。在曹忠祥看來,必須要統籌陸海開發,這意味著既要考慮內地資源向外輸送的通道,還要考慮沿海地區如何發揮臨海優勢向內輻射。“目前中國油氣資源開發中有約1/3來自海洋,主要在渤海與海南北部與西部,南海南部大面積海域還未摸清傢底,更沒有開發。生物資源方面,陸海統籌意味著,要把海洋生物資源提升到糧食安全的高度來看,未來深度開發海洋生物資源會是一個趨勢。水資源方面,淡水也是戰略資源,沿海地區的淡水需求在增加,供應趨於緊張,海水淡化與直接利用將是未來發展方向。礦產資源方面,目前很多都依賴國外進口通過海運輸送到國內,應該創造條件進行海上開發”。曹忠祥認為。

林口汽車貸款房貸大溪汽車貸款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車貸試算軟體2013-08-12/156997917.html

銀行信貸貸缺錢急用哪裡借錢
創作者介紹

網購高手

totalityijhm6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